离婚时阿里巴巴股票如何分割(离婚时如何分割)

版权声明:魏倩律师远传作品,转载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否则视为转载未被许可。

离婚时阿里巴巴股票如何分割

提及员工持股,深圳人首先想到的应该就是华为。

华为股权激励策略的成功,已经成为业界传说。

我问华为工作的朋友,他们反馈自己公司的股权激励方案很复杂,以至于他们也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有什么权益,至少是说不清楚。

规模稍大的公司,给员工的股权并不一定是实股,可能是虚拟股,也可能是限制股,也可能是何种股权的混合。

至于到底是什么性质,持股员工自己都说不上来,更不消说持股员工的配偶了。

婚姻存续期间,双方都允许员工股的性质稀里糊涂,反正该是自己的终归是自己的,听公司的安排就是了。

可是,一旦双方离婚,这些听上去就稀里糊涂的股权该如何认定?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具体要怎么分割?


一、员工股是什么性质的股权/股票

为进一步促进上市公司建立健全激励与约束机制,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颁布了《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管理办法》(从2006年1月1日试行至2016年5月4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2016年第6次主席办公会议审议通过并于2016年8月13日起施行,后于2018年8月15日被修正)。该办法规定的主流股权激励方式仅限制性股票、股票期权两种。实践中常用的股权激励方式还包括员工持股计划、股票增值权、虚拟股权等。

尽管现阶段非上市公司的股权激励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可直接适用,但通过参照借鉴上市公司的相关规则,不少非上市公司的创始人股东也开始推行股权激励。为了挽留和激励员工,加强员工的归属感和认同感,激发员工的积极性和创造性,采取向员工低价或无偿让渡一部分股权或分红权等激励措施。非上市公司的股权类型主要为权益型和现金型,具体股权激励方式包括:虚拟股权、干股、期权和限制性股权等。


二、婚姻存续期间配偶获得的员工股,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吗?

与奖金、福利等现金激励类似,股权激励是企业以股权形式对员工的一种激励。企业通过低于市场价或无偿授予员工股权,对员工此前的工作业绩予以奖励,并进一步激发其工作热情,与企业共同发展。

股权激励中,员工往往低价或无偿取得企业股权。其实质上是企业给员工发放的非现金形式的补贴或奖金。因此,根据《婚姻法》第十七条和第十九条的规定,除了夫妻双方另有约定或者法律另有规定外,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或者双方获得的员工股权应当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案例1.慈溪市人民法院(2013)甬慈浒民初字第692号 夏某与马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审案件。法院认为,本案所涉股份并非系法律明确规定为夫妻一方的财产,被告所称的专属性应指股份认购人员资格的限制,即只有平安公司员工才能认购股份,但以认购人员资格限制来认定认购股份系被告个人财产,缺乏法律依据。

案例2.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2)浦民一(民)初字第17439号马某与朱某离婚后财产纠纷案。关于争议焦点之一:股票期权是否为财产性权益。法院认为,原、被告诉争的股票期权是某公司授予员工在一定时期内按约定的价格购买本公司股票的权利,是一种有财产性权益的债权,虽然,在未行权或注销回购时其价值难以确定,但价值的高低或暂时的不确定性不能否定其财产性权益的属性,因此股票期权及其带来的收益可以作为离婚时夫妻共同财产分割的标的。


三、配偶婚姻存期期间获得的员工股,离婚时如何分割?

1.婚姻存续期间获得员工股的,原则上平均分割其股权价值

无论是上市公司还是非上市公司的员工股,持股一方基于所属公司员工身份而取得股权,具有身份性,且与公司实行股权激励的宗旨有关。基于上述因素,法院在处理员工配偶一方股权时,一般会征求公司的意见。如果基于法律规定或公司股权激励的内部规定,股权不能由持股员工配偶持有的,离婚时原则上平均分割其股权价值。

案例3.天津市河北区人民法院(2019)津0105民初731号申某与高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审案件。法院认为,原、被告在离婚诉讼及后期的其他诉讼中就本案争议的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被告名下可行权股票分割问题一直未予分割,现原告以诉称为由来院起诉,请求法院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请,经庭审查明,被告名下于2017年12月28日行权116股(美股)及2018年6月5日行权364股(美股)股票中属于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被告应得折合人民币收益应为61415.54元,而上述收益系双方夫妻共同财产,依法应予以分割,故被告应给付原告上述收益一半的费30707.77元。关于原告主张的被告名下其他行权股票对应的收益,因均非原、被告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被告劳动所得,且第三人(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当庭亦表示被告高某每年行使1/6股票权利时,需要在其所在单位工作满一年,且不能中途自行离职或被公司辞退,否则所分配的股票就不能再行权了。由此可见,被告股票行权的前提是需满足其在工作单位工作满一年,且不能自行离职和被公司辞退,否则公司将收回未行权的股票。鉴于此,本院认为原告主张的被告行权的其他股票权益不是被告高某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劳动所得,不是夫妻共同财产,不应予以分割。

案例4.扬州市广陵区人民法院(2016)苏1002民初1251号吕某与石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审案件。法院认为,对于争议焦点,根据调查取证及双方举证,被告石某持有17800股均为职工股,不可过户,一直由被告领取分红款,故被告应当将分红款的一半支付给原告。被告上述股份分为两部分,即认购股5400股与量化、配股部分,其中5400股已被中化国际部分收购(兑现款已分割),现余2741股,每年发放上一年度分红款;量化、配股部分处于调整变动状态,每足年根据实际数额发放上一年度分红款,在2014年6月,被告因退休向扬农集团职工持股会转让时该部分为11254股,持股会收取该股份时未支付被告款项。2014年至今,扬农集团向被告石某发放2013年度至2015年度分红款合计6420.3元,该款项的一半3210.15元,被告应向原告支付。

案例5.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5)沪一中民一(民)终字第624号佘莉辉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二审案件。法院认为,依据陶某某与公司签订的股票奖励计划,陶某某预期可获得的股票期权数额明确于2010年3月24日,但依据陶某某与其所属公司于原审法院审理期间提供的“员工股票期权情况说明”及《保密与不竞争承诺协议书》来看,陶某某取得相应的股票权益确与其实际被聘用的时间、离职后需履行的保密义务密切相关,故对于陶某某于2014年4月30日可以获得的第三部分奖励性股票,因陶某某与公司之间的聘用关系尚在继续中,且最终利益可以完全获得尚有赖于其之后的辛勤劳作,虽双方当事人婚姻关系解体于2014年4月,但对该部分利益的分割当应考虑各自的贡献程度,原审法院依平均分割的原则处理该部分财产内容确有不当之处,本院对此予以调整。


2.不违反法律规定的,可以平均分割股权

案例6: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2010)长民一(民)初字第856号原告龚某诉被告徐某离婚纠纷一案。法院认为,关于原、被告夫妻共同财产的认定,现在武夷路房屋内的家具、家用电器和被告名下桑塔纳轿车、员工股权,均为婚后购置,应认定为双方的夫妻共同财产。法院判决被告徐某名下的中国建设银行员工股权5657.76份归原告龚某与被告徐某各半享有。

案例7:泰州市姜堰区人民法院(2015)泰姜民初字第02523号 朱某与陆某甲离婚纠纷一审案件。法院认为,陆某甲持有江苏姜堰农村商业银行员工股50000元,原、被告一致同意各半享有,不违反法律规定,法院照准。法院该项判决为:登记在被告陆某甲名下的江苏姜堰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50000元,由原、被告各享有25000元;被告于本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协助原告办理该股权变更登记手续,相关登记费用由原告负担。


3.条件不成熟的,法院不予处理

根据《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管理办法》第二十二条及第二十八条的规定,限制性股票在解除限售前不得转让、用于担保或偿还债务;激励对象获授的股票期权不得转让、用于担保或偿还债务。

因此,对于在禁售期的限制性股票、股票期权等,持股配偶尚无法根据股权激励计划的规定实施解除限制性股票的限售、行使股票期权购买上市公司股份等行为的,可行权日的股票价格无法确定,进而导致股权权益无法确定,且双方在法院释明后不能向法院提供折价分割应扣除相应税金的具体计算方法,为公平合理保障双方当事人权益,法院可能不予处理,双方待符合转让条件后可另行进行分割处理。

案例8.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2013)徐民一(民)初字第3657号陶某甲与佘某某离婚纠纷案。法院查明:原告就职于腾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该公司于2010年3月24日授予原告限制性股票3,500股,全部股票在合同规定期限内(6年)分5次授予完毕,截至2013年11月14日,共2批合计1,171股限制性股票记入原告名下。目前腾讯控股市值为每股港币535元(2014年3月28日收盘价)。被告就职于瑞安房地产有限公司,该公司董事会为奖励雇员于2009年9月4日推出购股权交换计划,向雇员授出可认购的公司新股份以替代原购股权(被告已接受),授出购股权之行使价为每股港币4.90元,购股权之行使期限为2010年11月3日至2017年11月2日。被告被授予股份数目为280,373股(每批40,053股,末批为40,055股,共7批),每股股份认购价为港币4.90元,总金额为港币150万元。目前瑞安房地产市值为每股港币2.120元(2014年3月28日收盘价)。审理中,原告确认其被授予的腾讯控股股票已可以按现时股价行权;被告确认其被授予的瑞安房地产股票,需现时股价大于设定之认购价时方可行权。目前腾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授予原告的1,171股腾讯控股限制性股票,已可以按现时股价行权,该部分财产应当予以分割,鉴于原告以腾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员工身份取得上述股权,本院无法对上述股权份额予以分割,故本院参考腾讯控股现行市值,判令原告一次性支付被告股权折价款20万元;瑞安房地产有限公司授予被告的可认购的瑞安公司新股份(被告已接受),因需现时股价大于设定之认购价时方可行权,然目前瑞安房地产现时股价低于设定之认购价,被告无法行权,该部分财产权益本院难以处理,原告可待瑞安房地产现时股价高于设定之认购价时,向被告主张上述股权权益。

案例9.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2014)杭西民初字第910号张某甲与王某离婚纠纷一审案件。阿里巴巴集团RSU(RestrictedShareUnit)在归属并由员工缴纳相关税款后,员工即取得阿里巴巴集团股票。根据当事人的一致确认,本院以截止第二次开庭时RSU已归属后取得的阿里巴巴集团股票为本案的处理对象。婚后至本案第二次开庭时,原告共归属取得阿里巴巴集团股票2450股,应为夫妻共同财产。原告主张2450股均为个人财产,以及2011年3月婚前授予,婚后归属的股票为个人婚前财产的意见,本院不予采信。但考虑到该等股票取得与原告的年度工作表现等密切相关,原告贡献大的实际情况,本院确定2011年3月婚前授予,婚后已归属的股票600股,原告可得367股,被告可得233股,其他婚后授予婚后归属的,应对半享有。诉讼期间,原告于2014年9月通过IPO出售项目出售1000股,出售款可作分割。基于以上考虑,本院确定原告分得567/1000*412568元,为233926元,被告分得433/1000*412568元,为178642元。被告目前持有的1450股,因仍处禁售期,解禁会对股票价格产生重大影响,经本院释明后双方也未向本院提供折价分割应扣除相应税金的具体计算方法,为公平合理保障双方当事人权益,目前不宜进行简单分割,双方待符合转让条件后可另行进行分割处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波波理财 » 离婚时阿里巴巴股票如何分割(离婚时如何分割)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