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凯基金有哪些(嘉实基金归凯)

归凯基金有哪些

今日首发基金概览

今天一共有6只基金首发,其中两只是普通股票型基金,三只是偏股混合型基金,还有一只是灵活配置型基金。这几只基金由易方达、广发、博时、嘉实等大型基金公司发行,其中多只设置了募集上限,今天我们先来写其中的3只,我们依次来看看吧!

一句话点评

广发研究精选

归凯基金有哪些

基金代码:A类:010112,C类:010113。

基金类型:普通股票型,股票资产不低于80%。本基金有60亿元的上限。

基金公司:广发基金,目前总规模将近6700亿元。其中股票型和混合型基金合计管理规模超过3000亿元,管理规模非常大。

基金经理:本基金的基金经理是孙迪先生,现任广发基金研究部总经理。他拥有11年证券从业经验和近3年的基金经理管理经验,目前管理3只基金,合计管理规模10亿元。

一句话点评:孙迪先生之前管理的三只基金分别是消费主题基金(广发品牌消费004995)、周期类主题基金(广发资源优选、005402)和偏科技类主题基金(广发高端制造、004997),这也是为什么这三只基金的业绩表现非常不一致的原因。

由于是主题基金,因此,这三只基金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持仓行业非常集中,这也就造就了在前期行情发展过程中,偏科技的广发高端制造基金业绩表现非常好。但这些基金都不能算是全行业选择的基金,因此也不适合和全行业选股的基金进行比较。

另外,从换手率的角度来看,上述三只基金在3-4倍/年,差不多是季度换仓一次,频率不算低。

那么再说回这只基金,本基金相当于是上述三个基金的合集,对于如何做行业选择,孙迪先生在最近一次采访中是这么说的:“这只产品会以中证800为基准,行业相对均衡配置,不做过大的偏离,保持中高仓位运行,通过研究员的深度研究在细分行业中找到最有竞争力的公司,通过企业价值增长获取超额收益。中证800的行业比较均衡,前三大行业是非银金融、医药和食品饮料,在成长性行业的权重占比更高;同时,盈利增速比较稳定,估值也处在相对较低水平。”

也就是说,行业和中证800中的行业差不多。这一点不错。但之后是否会按照这个目标来操作,还需要时间来证明(因为,毕竟之前没有同类产品)。

另外,在上述采访中,孙迪先生还谈到了这只“行业精选”基金和市场上其他同名基金的不同,他说:“市场上取名“研究精选”的产品很多,但大部分仍是体现为基金经理个人能力圈的产品。而我们即将推出的研究精选定位不太一样,这只产品将会是整个团队优秀研究实力和研究成果的体现。我们拥有一支完备的高质量研究团队,对全市场(沪港深三地)、全行业(28个申万一级行业)实现全覆盖,设立这只产品的初衷就是想充分展示研究员的研究能力和研究成果。”

显然,孙迪先生提到的是优点,但是研究团队如何有效的输出研究成果,激励机制如何体现,这些都需要一整套制度保障来实现,而做到这些并不容易。

总结一下,广发基金研究团队目前打造的几只行业基金来看,效果还不错,本只全行业基金也不能算完全是全新的尝试,在前几只基金将近3年的尝试下,倒是也值得小仓位配置。当然,毕竟这是广发研究团队首只全市场基金,如果想再观察观察,也是完全可行的。

银华品质消费

归凯基金有哪些

基金代码:009852。

基金类型:普通股票型,股票资产不低于80%。

基金公司:银华基金,目前总规模将近4000亿元。其中股票型和混合型基金合计管理规模将近1100亿元,管理规模比较大。

基金经理:本基金的基金经理是张萍女士,她的基金经理管理经验还不满2年,目前管理6只基金,合计管理规模161亿元。

这个规模和她的管理经验不太符合,我看了下,主要是和李晓星先生一起管理的,基本上是做为基金经理助理的角色。

一句话点评:这只基金比较简单,不推荐。理由也比较简单,管理经验不算丰富,同时,现有管理的产品全部和李晓星先生共同管理,不确定参与管理的程度如何,也不清楚作为第一只独立管理的基金,会怎么操作和管理。不是说一定不好,而是不确定性因素太多,本基金,不做考虑。

嘉实核心成长

归凯基金有哪些

基金代码:A类:010186,C类:010187。

基金类型:偏股混合型,股票资产不低于60%。本基金的规模上限是150亿。。。

基金公司:嘉实基金,目前总规模将近6400亿元。其中股票型和混合型基金合计管理规模超过2200亿元,管理规模非常大。

基金经理:本基金的基金经理是归凯先生,他有将近5年的基金经理管理经验,目前管理8只基金,合计管理规模300亿元。

一句话点评:对,你没看错,归凯他又来了!这已经是他今年新发行的第4只新基金了!他的管理规模从一年前的70多亿,增加到目前的300,再加上这只基金,大概率要上400亿。。。这是什么速度?这是什么能力?这又是什么态度?

归凯先生本身的能力,园长是比较认可的,他属于正常的重仓仓位+较低换手率的收藏型选手风格(参考下图的分类方法)。从他管理的基金长期的持仓看,他是一位拥有比较成熟成长风格的基金经理。

归凯基金有哪些

在7月底,园长还写过他

归凯基金有哪些

但是,这么密集的发行新基金,无论是嘉实基金,还是归凯先生,显然是没有克制住想要扩大管理规模的冲动啊!一个不错的基金经理,但这么扩规模,可能未必有好结果。

至于说,到底值不值得买,一方面大家可以参考我上一篇总结的内容,另一方面,由于规模的继续扩大,很显然,这次,会比上一篇的结论更谨慎一些。不买也无所谓。

总结

今天分析的三只基金,分别是广发基金、银华基金和嘉实基金这三家国内目前在权益类市场中排的上号的基金公司发行的新基金。其中,广发基金孙迪先生的广发研究精选基金值得少买,嘉实基金归凯先生的嘉实核心成长基金处于不值得买和值得少买之间,可以这么理解,如果本来想买很多的,可以少买点。如果本来就不准备买多的,可以不买

对了,明天还有易方达基金和博时基金的新产品发行,记得来看哦~

多说一句

再写到归凯先生这段时,我突然联想到了一个统计学的概念,可能有不少人听到过这个名词——贝叶斯定理。我们暂且不表贝叶斯定理的数学公式,单纯的聊一下他的精神和应用场景。在做决策的时候,我们往往希望得到一个客观真实的概率,但现实生活中,这往往是不现实的,因为我们没有办法得到所有决策所需要的信息,我们能够得到的仅仅只有一部分信息,而贝叶斯的精神在于,既然没有办法得到全面的信息,我们就在信息有限的情况下,尽可能的去做一个更好的决策。

在《智识分子》这本书里,有一个关于去雍和宫祈福能不能带来好运的小案例,大家可以感受一下:

“相信不相信”的真正意义,在于给我们自己的决策提供依据。如果我相信大年初一去雍和宫祈福能带来好运,那么第一,我想方设法去;第二,别人信与不信与我关系不大,事实上我可能希望信的人少,这样我去更方便。如此说来“信不信”是个非常主观的判断,我们完全可以容忍别人的判断跟自己不同。

更进一步,“信或不信”有点生硬,最好我们能把它量化一下,用一个数字来描述,比如说用概率。比如如果我说“雍和宫好使的可能性是15%”,那我就是不怎么相信;如果我说“雍和宫好使的可能性是100%”,那我就是深信不疑。严格地说,这个概率数字当然是所谓“主观概率”,就好像天气预报说明天下雨的概率是30%一样,其实“明天”只发生一次,并不是说在100个平行宇宙的明天中有30个会下雨。

这个量化了的信念可以让我们的决策更科学。如果我对雍和宫的信念值只有15%,但是我大年初一那天正好就从雍和宫路过,那我就完全可以进去上个香,有枣没枣打一竿子再说——可是专程跑一趟就没必要了。如果我对雍和宫的信念值高达95%,那我就值得坐火车去北京上香。

真正的深信不疑和彻底不信都是很少的,甚至可能是虚张声势自欺欺人。一般情况下对一般有争议的问题我们都是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信念值在0.01%到99.99%之间。而且,我们对大多数事物的信念值都在动态变化。比如有什么特别突兀的新东西出来,我们一开始可能是不信的,随着证据增多,慢慢加强信念。

先来看看贝叶斯定理是什么样的:

A代表我们感兴趣的事件,比如“雍和宫祈福有用”,p(A)表示它发生的概率。B代表一个与之有关的事件,比如“我朋友,某甲,去年去了雍和宫祈福,结果他很快就升职了”,p(A|B)则代表在B发生的情况下,A发生的概率。类似地,p(B)表示B发生的概率,p(B|A)表示在A发生的情况下,B发生的概率。

这是一个“定理”,因为它不是哪个门派掌门人拍脑袋决定的思路,而是数学推导出来的。并不是你“选择”使用这个公式,而是只要你认同概率论的基本法则,你就必须用这个公式。统计学家的分歧在于走这一步到底好不好,而不在于这一步应该怎么走。

如果你没怎么看懂上面说的技术细节,也请坚持往下读——最关键思想是:当B发生以后,有了这个新的证据,我们对A的信念就需要做一个调整,从p(A)变成p(A|B)了。你可以把A当成你对一般情况的理论预言,把B当成一次实验结果。有了新的实验结果,你就调整自己的理论预言。

现在我们就拿雍和宫祈福这个例子,来看看一个贝叶斯主义者是怎么更新自己的信念的。首先我们用基本的概率公式,把p(B)展开成 p(B) = p(B|A)·p(A) + p(B|A)·p(A),其中A表示A的相反事件,也就是“雍和宫不好使”,p(A)=1-p(A)。这么做可以更精确地估算p(B)。这样贝叶斯定理要求我们先自行估计三个值:

● 你事先认为雍和宫有多好使,也就是 p(A);

● 如果雍和宫好使,某甲因为祈福加持而升职的可能性,也就是p(B|A);

● 如果雍和宫不好使,某甲不借助这个力量而升职的可能性,也就是p(B|A)。

一个比较合理的估计差不多是这样的。某甲既然能升职,必然有过人之处,那么我们可以认为他在没有雍和宫加持的情况下也有50%的升职可能,所以p(B|A)=0.5。雍和宫就算再灵验也不能有求必应,否则人人出来都成亿万富翁了,我们姑且假设,所谓“灵验”就是能让某甲升职的概率大大提升,这样我们可以估计p(B|A)=0.8。如果你事先对雍和宫的信念值是15%,那么p(A)=0.15。

这样根据贝叶斯定理计算,现在你的信念值应该是p(A|B)=0.22。

玩这种数字有什么意义呢?这比听风就是雨可高级多了。如果我的信念值从15%变成22%,那就说明第一,我这个人听劝,有利证据进来了,我的确调高了我的信念值;第二,我这个人稳重,没有听到一个证据就立即发生世界观的彻底改变,过去不怎么信,现在还是不怎么信。听劝又稳重,既做到了开张圣听,也没有妄自菲薄,古代对贤人的要求也不过如此吧?

而且你可以继续调整信念。假设过了一年你听说另一个朋友某乙,水平与某甲相当,也去了雍和宫祈福升职,结果未能升职!这一次,p(A)=0.22。现在B表示“未能升职”,所以p(B|A)不再是0.8,而应该是0.2。p(B|A)仍然是0.5。我们计算出,p(A|B)=0.1。

所以因为这一次不灵的事件,你应该把你对雍和宫的信念值从22%调低到10%。在数学上很容易证明,只要 p(B|A) > p(B|A),B事件就会使我们对事件A的信念值提升,反之则会降低。这样有时候往上调有时候往下调,当你听说了很多证据之后,就有可能形成一个比较稳定的看法。对雍和宫这样的例子来说,经过几次祈福不好使的打击,很快你就应该不信了。

而如果我们对某件事的信念值非常非常低,那么即使强有力的证据也很难扭转我们的信念。

我为什么花了那么大的篇幅,来讲上面这个关于贝叶斯定理的小案例呢?其实,园长每天在分析新基金,就是在做一件事,通过不断新增的新信息,去重新估计基金经理值不值得买。

比如,归凯先生,他不断发行新基金,虽然不会一棍子打死,但是我会不断降低他的得分。再比如,像睿远基金的傅鹏博先生,限购基金、封闭基金,每次我就会增加他的得分。

对于大家来说,也是一样,并不是说,每天看彩虹种子的文章,就有爆发赚钱的机会,而是跟着园长,一起获得新信息,一起提高眼界,提高判断的能力。在漫长的投资生涯中,不断做出越好越好的投资决策。

好了,今天的内容就到这里~

如果你觉得内容不错,记得关注点赞,也记得帮园长分享一下彩虹种子这个公众号哦~

破解投资难题,就在彩虹种子,我们明天见!

基金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非基金推荐,文中的观点、打分不作为买卖的依据,仅供参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波波理财 » 归凯基金有哪些(嘉实基金归凯)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